艺术品拍卖市场外热内冷

发布时间 2019-01-17

  在市场调剂初期,不少拍卖行都表白将踊跃面对市场,尤其是要练好内功,以应答新的机遇。然而,有业内人士表现:“当老的买家处于观望,新的买家蠢蠢欲动时,有的拍卖举动了争取更多新客而把重心放在包装和宣传上,忘记了艺术品这一行归根结底是看藏品、看眼光的。”一名行家告诉记者,当拍卖行内部把主要的时间、精神跟成本用于名义功夫,就会忽视品德,最终导致企业走上一条“恶性循环之路”。

  艺术品还能保值增值吗?

  藏品品格才是关键

  “咱们这一行,花里胡哨的不用看,还是藏品谈话。”一名广东藏家表示,只有是藏品精、出处坚固、价格合适,在任何行情下,藏家都会买账,“尤其是名家收藏和家属珍藏越来越受到市场重视。”如某拍卖行在2018年11月举行的“历历在目――启功先生旧藏”和“在阳光下――何溶、冯湘一伉俪藏画”专场成交率都达到100%,另一家拍卖行在2018年12月13日举办的“朱墨春山・杨可忠旧藏(二)”专场成交率也到达100%,2019年1月20日广东银通保真拍卖会上的黎雄才家眷藏画、黄君璧家属藏画、孙星阁家属藏画也受到收藏界凝视。

  有收藏者认为,此前艺术品市场的几波行情盲目推高了艺术品整体价钱,令其价值和价格脱节,市场必须为此买单。

  艺术品拍卖市场外热内冷
  拍卖行对拍品进行精简 履行“减量提质”

  广州日报讯 (全媒体记者林琳)苏轼《木石图》以4.1亿港元落槌,潘天寿巨幅指墨《无限风景》以2.875亿元成交,安思远藏善本碑帖11种成交价1.926亿元……中国艺术品市场2018秋拍季落下帷幕,多件拍品的天价给艺术品市场带来了信心,然而,业内人士却表示:“看似热闹的拍卖市场只是‘外热内冷’,持续调整的行情并未促使拍卖行勤练内功,甚至走向把更多精力跟资源用于自我包装上。”

  观察2018年秋拍季可见,大部分老牌拍卖行依然按惯例举槌,个别却决定停拍,并且未吐露何时会有拍卖盘算,有的新拍卖行在行业仍处于调整期时仍然入场开拍;几乎所有拍卖行都对拍品进行了精简,业内称此为“减量提质”,有拍卖行人士泄露,大多数都减至高峰期的1/2甚至更少。只管拍卖现场气氛无奈与顶峰期的盛况比较,但也有多少件重器以天价成交,如苏轼《木石图》、潘天寿巨幅指墨《无穷景色》成交和安思远藏善本碑帖11种等。

  “如果不这多少件天价撑场,2018年的中国拍卖市场有些让人黯然。”一名收藏人士坦言,“我自己觉得到市场从2017年底开端进入新的调解阶段。”他举例,在2017年底前,他每年在全国各个拍卖行走的货还能有一两百万元,但2017年年底开始,即使他拿出相比精的藏品,在市场上也往往无人问津。此前,中国拍卖行业协会数据显示,2018年1~10月,全国文物艺术品拍卖成交额浮现超过20%的降幅。